沉静的邛海的精灵

发布时间:2015-08-30 浏览:486

沉静的邛海的精灵

      ——致年轻的西昌诗友

       廖全京


都说洱海的月亮好。依我看,无月的邛海的夜,那才叫好。

邛海没有洱海那么大,那么有名。它远远地被包围在横断山脉群峰之中,静静地卧在那一块绿色洼地里。地理学家说,那是一个典型的高原陷落湖。我只知道,那里至今没有留下太多的旅游者的目光和足迹。

可以想见月光下蓝朦朦的邛海之绝美。然而没有月亮的日子,邛海会令人感到神秘的亲近。漆黑的夜,把你推进无边的深渊。邛海在你身旁,你听得见她沉稳的呼吸,感觉得到她那波浪的温暖与阔大,甚至看得见岸边与远处山峦上那些葱茏的树的诗情荡漾的春意。于是,你摆脱了孤独和恐惧,甚至产生了浮士德式的对于古典的美,诸如沐浴的仙女、蓝色的海水、天鹅的向往。

更好的是邛海的太阳。那是温暖而不恼人的太阳,没有蔓延的火,更没有被逼人的霞焰烧得发烫的石头。柔和的风柔和的海子,吹在脸上和摸上去都有绸缎的感觉。这样的阳光,不可能孕育出昌耀笔下那种只属于祁连山的铜色河。眼前,唯见天边的静静的蔚蓝。在我心中,这也许是最美的水域。绿得发蓝的水,拍打着人们十几个世纪以来的梦。到处是阳光,阳光,还是阳光。

在这样的阳光下,我见到过一条古朴的小木船,船上坐着一位沉静的老者。白色的包头帕,白色的长髯,与环绕着他的蓝色的海,远处绿色的树,构成明丽的画面。他久久凝视着海子,仿佛要把历史的所有漫漶迷朦都看个仔细,瞧个明白。

那一瞬间,风在空中屏住了呼吸。我被一种从未有过的庄严与神圣笼罩。

我见到了沉静的邛海的精灵。

是的,邛海深处,那是神灵居住的地方,犹如古希腊神话中的奥林匹斯山。来到她的身旁,令人不能不油然而生敬畏之情。

你在邛海边长大,你有福了。

邛海的阳光、空气、水和月色,滋润了你的笔,更孕育和培养了你为文的心境。当今社会,正应了福克纳那本著名小说的书名:喧哗与骚动。满世界很难找到几位不为物欲驱赶而静静地过日子的人,更别提常年守着一支笔、一叠纸、一堆书和一汪海子、一脉远山,守着一摊子清贫,傻乎乎地搞什么劳什子的写作。远离大城市,远离文明的中心,任凭精神四海漂泊,八方流浪、上下穿越。这也是一种活法,你的活法。说实话,不知别人怎么想,我对于这种活法,尤其是这种心境,倒是十分羡慕。写作必须依存于心灵的法则,依存于人性的法则,因为写作者面对的是人类的心灵世界。这个世界需要写作者静静地去看,静静地去听,静静地去体验,静静地去思考。有一种平静的心境,是基本的条件。

我们处在一个广泛承认赝品的时代。当人们都忙碌得或者闲适得病倒的时候,只有思想的平庸在欢快地疯长。你埋头写作,不过是想努力使自己不太平庸。当许多人只从权力观、性和财富来看待美的时候,你写下了看似平淡却相当真诚干净的文字,不过是想使自己获得一个健全的心灵。一位古希腊哲学家说过:我宁愿遭受厄运而有健全的心灵,也不愿得到幸运而有空虚的心灵。如果你愿意在文学这条小径上走下去,还有许多寂寞的、痛苦的日子在前头等着。如果你把过去和未来的所有厄运和挫折都当成财富,你也许会成为一个心灵健全的作者。

我又回到了邛海边上。邛海对你的意义可能你自己都没有察觉。我崇敬那位老者,那个沉静的邛海的精灵。那是你的乡土和古老文明的象征,充满激情的心灵和灵感的象征,至善至美的人生境界的象征。虽不能至,心向往之。在那一片明净的水域,静卧着几多沧桑。也许,文明的终极意义真的就是这样隐藏着的。

生活是,而且永远是具体而不确定的。因此,对你来说,它永远像邛海和邛海的精灵那样,是一个存在于前方的巨大的神秘的诱惑。但愿你不要背离自己的本源,不要满足于纯粹有限而世俗的存在。用你的话说,要生活,不要活着。

感觉即一切,名为声和烟。记得,这话是歌德在《浮士德》里说的吧。我看见,烟雨苍茫的早晨,怀着朝圣的心情,你走向邛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4/8/25

微信二维码

扫码关注公众号